深圳民间作曲家谱瑶族交响乐 尘封20年遇伯乐

千赢国际手机客户端

2018-10-07

美国人类学家马立安洞悉深圳▓,搜索民间的平凡人生故事。

她说,诸多的个人历史▓▓,折射时代变迁,更是新的城市记忆。   凌旋的故事可归结于此。

这位79岁的老人自年少时便醉心民族音乐和戏曲,在粤北瑶族山区度过的青年时光为他积累了深厚的民族音乐素材,由此开始创作交响乐《阿贵参军》;改革开放之初,他来到深圳,在一阵西北风和港台流行音乐之外▓,完成了最终创作。 那是个时间就是金钱的年代,人们与交响乐相离甚远▓,《阿贵参军》的公开演出显得遥不可及▓▓。 他用最原始的投稿方式寻求帮助,最终作品得到中国第一位交响乐女指挥家郑小瑛及其执棒的厦门爱乐乐团首演▓。 此后,《阿贵参军》也多次登台和出访演出,获得观众的喜爱。   缘起  作曲家下乡教音乐走三省瑶寨采瑶曲  2015年9月,加拿大。 蒙特利尔魁北克大学剧场和多伦多的大多伦多中华文化中心何伯钊剧院,在连接上演的两场2015中加文化交流年暨广东文化走进加拿大珠江交响乐团音乐会上,深圳作曲家凌旋创作的描写广东瑶族同胞生活和文化的《阿贵参军》登台,赢得观众热烈的掌声。   远在深圳的凌旋难掩喜悦。 他说,《阿贵参军》是自己多年心血,希望通过这部带有鲜明民族气息的交响乐能够将瑶族音乐和瑶族文化传播出去。   凌旋是广东梅州蕉岭县人,1937年出生的他自小爱听民歌和拉二胡。 1954年▓,他考取了沈阳东北工学院,受种种原因所累,最终入读了佛山艺术专科学校作曲系。

  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在梅州当音乐教师▓。 当时梅县艺术学校有一个剧团,凌旋为他们创作音乐▓。 梅县是客家之乡,受过西方音乐教育的凌旋试着把客家山歌变成歌剧。

  那时候全县也没几个懂音乐、会作曲的,我们年轻人敢想敢做。

客家山歌的旋律很好,但形式总是四句八阶套来套去,我就把它发展改编,现在很多经我们改编的客家山歌都已经变成民歌进行广泛演出了。

  如果说梅州给了凌旋自由创新的天地,那么粤北则给了他音乐生涯中取之不竭的素材。 在梅州工作不久后▓▓,凌旋去到韶关粤北地区歌舞剧团▓。

1962年▓,剧团歌舞队解散,凌旋被下放连南民族歌舞剧团▓。 在这里,他开始接触到瑶族的音乐文化。   一个作曲的人,必须有丰富的音乐素材,不然写的东西就没有底蕴、没有生命力。

我到了连瑶,发现他们的音乐旋律简单,但是诉说性很强▓,尤其是瑶族人民通过音乐表达情感的方式是传统▓,每个村寨都有细微的区别,但都能够以情动人。   为了更多了解瑶族音乐,凌旋走乡串寨。

瑶族人谈情说爱也用音乐传达情意。 我常常夜间去到瑶族人的阁楼底下,听年轻人对歌,打着手电筒记下曲谱▓▓,还为此学会了瑶族语言。

  多年来▓,凌旋几乎去过连南▓、广西、湖南所有的瑶族村寨。 凌旋说,瑶族分排瑶、过山瑶。

排瑶是比较正统的瑶族,过山瑶则经过一点汉化,这对他们的音乐有很大的影响。 排瑶多小调,委婉柔和,过山瑶多大调,明朗雄壮。 两种方式糅合运用也成了后来凌旋在创作中的特别之处。   创作  卡拉OK声中写交响未遇伯乐廿载束高阁  1984年,深圳经济特区建设轰轰烈烈,经济发展起步后的城市发展急需文化人才▓,音乐教师岗位面向全国撒网。 凌旋通过考试▓▓,来到深圳怡景中学任教▓。

  当时的深圳是一个火热的建筑工地,红色革命歌曲是文艺上的绝对主流,人们鲜少接触西方音乐。 凌旋的音乐才华被深圳音像出版社看中▓,一年后▓,他调动工作▓,随后成为《中华大家唱卡拉OK曲库》的责任编辑,曲库后来风靡全国▓,引发了音乐热潮。   深圳毗邻香港,港台音乐在上世纪80年代最早传入深圳。

同一时期,西北风歌曲也在深圳的大街小巷传播。   在音像出版社工作,凌旋接触到大众不易接触到的西方音乐,产生了对曾经关注积累的瑶族音乐的一些想法将瑶族音乐写成舞曲▓,内容则是自己当年亲历过的瑶族人民拥军、参军、送军的故事▓。

  繁忙的工作中,凌旋开始积攒时间创作和修改乐曲。

写到最后,他觉得可以通过交响乐的形式进行更丰富的表达。 用瑶族的素材来写交响乐是有一定难度的。

要符合交响乐的趋势和规定,如果违反得太多,听起来不像一个交响乐,但又不能失去了本民族的特点▓。 《阿贵参军》是单乐章多段体,是变化了的奏鸣曲式,在乐曲中,打击乐和管弦乐可以共同▓,但我没写用钢琴,因为钢琴跟瑶族音乐不太匹配。 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我也希望将民族的音乐用一个世界语言的表达。

  1989年▓,凌旋完成了这部交响乐诗《阿贵参军》。 他兴致勃勃地把自己的作品推荐给深圳的一些演出团队,但并没有受到关注▓。 带着遗憾▓,凌旋把这部曲谱放置家中▓▓。

一晃近二十年过去,曲谱已在箱底尘封,但凌旋心中一直有一个公演的梦想▓。 (瑶族网)▓。